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在线音乐版权战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音乐版权由版权方授权约定,有些歌曲只有中国大陆(除港澳台)版权,有些则在全世界都可以收听,因而当人们出境之后会发现,手机里的一些歌单听不了的现象。此外,版权还有时间的限制。业内人士指出,一旦各家在线音乐平台手中的独家版权到期,唱片公司仍然拥有待价而沽的可能,网易云音乐从阿里手中抢到华研版权就是明证。可见,版权之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维权成本高、回报率低

时间回溯到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

大限已至,各家音乐平台走向两极分化,要么抱团取暖,要么举“独家”大旗单飞。而围绕版权的诉讼也此起彼伏。

早在2014年11月,QQ音乐因网易旗下音乐服务侵权其623首网络音乐版权进行起诉;12月,网易通过法律程序禁止QQ音乐平台向公众传播、提供由网易和网易雷火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201首音乐作品;2015年初,腾讯旗下的微信对网易云音乐等进行封杀,用户从此无法把这三家的音乐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直到2015年10月,QQ音乐向网易云音乐转授150首歌曲版权,微信才解除对其的屏蔽,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得以握手言和。然而,去年8月转授版权到期,双方恩怨重生,再度陷入诉讼纠纷。

另一厢,酷狗与阿里音乐此前也曾有开战。2014年7月,酷狗已就阿里音乐旗下天天动听的侵权行为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并于2015年2月,酷狗针对阿里音乐旗下天天动听的侵权行为,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天天动听承担法定赔偿责任。随后,5月26日,阿里音乐自成立后首次发声,称其耗费巨资从滚石音乐获得独家版权的歌曲被酷狗音乐盗播,已将其起诉至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同时递交诉前禁令申请并获法院批准。

彼时,阿里音乐代理律师糜志彬称,从自己两年多的实践来看,法院赔偿标准普遍偏低,现在一首歌曲的赔偿数额一般在600元至2000元之间。“这有时甚至没办法覆盖为启动诉讼所支出的费用。”

针对音乐行业的维权,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木兰认为,在胜诉判决中,维权者获得的赔偿不尽如人意,很多时候根本不够证据保全费、律师费、差旅费等成本费用,而法院判决侵权成本过低,也即侵权赔偿与盈利比对悬殊,侵权者在利益衡量后往往会选择盗版。这将会导致严重的恶性循环,亏本式维权不仅打击维权者的积极性,更是助长侵权者的猖狂。且这种侵权成本过低、维权成本过高的现象,不仅仅影响到产业金字塔最基础、最庞大的实体经销市场,更严重的是抽去了上游原创的动力和支撑,让音像产业变得荒芜。此外,维权历时长、风险大等问题也存在。

因此,在周木兰看来,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一方面应加大侵权者的侵权成本,补偿性赔偿威慑力确实不够,惩罚性赔偿有必要在立法方面予以体现。另外,要寻求快速解决侵权的法律途径,如北京、上海、广州已经设立互联网法院,受案范围包括互联网著作权侵权纠纷,这对于网络音乐版权侵权等纠纷的解决无疑是重大利好。相应的仲裁机构也可以积极探索仲裁音像侵权纠纷的方法路子,包括建立专门音像著作权纠纷仲裁机构,发挥“互联网+”的优势设立快速仲裁庭,发展知识产权领域专家成为仲裁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