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年轻工业设计系的前沿育人经

 
 
年轻工业设计系的前沿育人经  
 

■本报记者 王之康

获得红点、红星等国际国内设计大奖350余人次,其中获国际奖项50余人次;千余名毕业生在微软、谷歌、阿里巴巴等世界500强企业工作甚至担任要职;多名优秀学生在剑桥大学、中央圣马丁等设计全球排名前50的学校深造……

这份成绩单并非来自某个老牌院校,而是来自2000年才招收首届学生、2003年建系的北京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其发展历史尚不足二十年。

那么,是什么让这个年轻的系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

保持前沿思维

实际上,在北京科技大学这个工科院校,工业设计系一开始是非常弱的。这样的弱势地位,也就决定了其发展不能遵循其他老牌院校工业设计系的道路,而是要独辟蹊径。

“建系之初,我们就决定从小处入手,以思维的前沿性来引领整个系的发展。”北科大工业设计系主任覃京燕告诉《中国科学报》,2002年,他们就开设了与信息社会发展大趋势同步的界面设计、交互设计、信息设计、游戏设计、网络设计、信息可视化、通用设计、人工智能等系列课程,最早在高等教育本科教学方面作出相关教育探索。

与此同时,工业设计系还不断引进拥有海外留学经历的人才,并外聘4名剑桥大学、宾州州立大学、斯坦福大学、台北科技大学的知名教授担任兼职教授,及时为学生带来国际前沿的设计思路。

“到目前,我们系拥有专任教师21人,其中教授5人、副教授5人。”覃京燕介绍道,教师中共有13人次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北京市青年教学名师、科技部光华龙腾奖十大杰出青年设计师等荣誉。

不过与之相比,始于2008年的分享会更让覃京燕感觉成就满满。

当时,她每周三晚上都邀请在微软、谷歌、阿里巴巴等世界500强企业工作的毕业生回到母校,与在校生分享工作经验与前沿设计思维。

“首先,他们在企业一线所接触的内容和理念是最前沿的,同时,朋辈学习也让在校生与毕业生的沟通更加顺畅。”覃京燕说,每周三晚上六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十点,甚至十二点,大家都没有散去的意思。“后来,随着微信等社交媒体的流行,这样的分享变得更加频繁与深入。”

创新设计教育

2003年,覃京燕前往清华大学攻读信息设计方向博士学位,这一经历也让她对工业设计人才培养有了更多创新性的思考。

“当时,我是我们导师带的第一批学科交叉的学生之一,主要是美术学院、计算机系、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知识交叉。”她说,“导师不会硬性规定我们学习什么内容,只是告诉我们一个正确的方向和一个正确的学习方法,剩下的就是自己去探索如何学习。”

这种全新的教育方式让覃京燕在创新设计教育方面获得启发:传统教学倾向于告诉学生知道什么,通过知识的传授让他们记住和了解。但真正从无到有的颠覆式创新,则需要从事物本源去考虑更加本质的变化规律和创新规律。

那么,如何才能认识这些更加本质的变化规律和创新规律呢?在覃京燕看来,“大数据”“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

比如用木材做家具,如果用传统教育方式,就是用木材做桌子、椅子等;如果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说,家具的本质是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因此,创新就变成了大数据带来的有各种各样设计可能性。

“传统的教学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我们创造很多数字化的环境,设计很多的作品,但它们与公众需求却往往是不匹配的。”覃京燕说,这也就是为什么设计师做了很多床和桌子,最后却卖不出去的原因。

基于这一思考,她于2016年就面向本科生开设了《人工智能与创新设计课程》。不过,最初的授课过程却并不如意。

“覃老师,您上立体构成课教的不是立体构成的东西,上界面设计课教的不是界面设计的东西,这让我们怎么学?”此刻回想起来,覃京燕说,当时她还被学生骂哭过,因为对他们来说,人工智能的课程太难了,要学很多算法。“但到后来他们发现,这种创新设计教育让他们的思路打开了,他们最终受益了,不管是考研还是就业,出路都比之前更好。”

在她看来,真正的教育应该是交互式、开放式、启发式的,它没有界限,“本质是思维创新,这一点最关键”。

以展览促发展

如果说,前沿思维与创新教育是北科大工业设计系人才培养取得优异成绩的内在因素,那么,举办展览就是与之相辅相成的外在因素。

将时间回拨至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