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电商江湖:大佬退场 夫妻反目 新风口造神

  2020年的阳光,如约打在脸上。

  2019年寒冬的雪,终将消融,但寒意仍在。

  在传统行业,长沙新楼盘的一个蓝色塑胶“人工湖”,成为大多数房企正历经艰难的注脚;而在炙手可热的电商直播行业,一只小小的口红,让曾经的柜台销售李佳琦年入过千万。

  同样是在2019年,曾经光芒四射的互联网BAT时代,被王兴的美团终结,当富豪座次重新排定,人们突然发现,养猪的秦英林家族财富过千亿,冲进中国富豪榜前十。

  悲喜之间,造车新势力们仍在苦苦支撑,近乎消亡的P2P行业正等待涅槃重生,而剧烈洗牌的手机行业,已经迫不及待朝着未来进发。

  当大环境与小气候叠加,多少行业裹挟其间,倒下、悲鸣,或者欢呼、向前。站在新年的起点上,我们希望通过回望几个典型行业,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继续前行的力量。

  此为2019年终盘点的第二篇,看看风云激荡的电商行业,风口交替,哪些改变正在发生。

  刘强东“退后”

  没人料到,京东会遭遇如此猛烈的风浪袭击。

  因创始人丑闻引发的“黑天鹅事件”之后,接下来将近一年,京东也未能喘过气来:股价、淡马锡清仓京东股票、市值较最高位时跌去一半……2019年是京东渡劫的一年。

  这一年里,京东接连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祭出“末尾淘汰”的强硬措施推行变革,才最终实现触底反弹。如今,京东已重回增长轨道。惊险时刻过后,人们猛地发现,站在京东前台的人已经从刘强东换成了徐雷。

  徐雷走到台前。

  这一年,曾经的标志性人物刘强东已经很少出现在公司的大小会议,他学会了放权,把更多时间放在思考集团的未来上。

  丁磊终究卖了考拉

  对网易而言,2019年难得平静。

  继春节前夕严选被爆裁员后,同月,网易旗下最赚钱的部门网易游戏又爆出高管离职。业绩不佳,网易不得不狠下心来关停业务,裁员“优化”。其中,最让人意难平的,莫过于考拉的卖身。9月6日,阿里巴巴在官方微博宣布,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考拉,收购完成后,考拉品牌将保持独立运营。

  在丁磊的重金投入下,网易考拉一度走上巅峰。直至“卖身”前,考拉依旧占据着跨境电商市场份额的首位。但这些年来,考拉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再加上多次陷入“售假”风波,其境况早就大不如前。

  见证着中国互联网的成长史,丁磊深谙“顺势而为”之道。用20亿美元把考拉卖了也许算不上划算,但在丁磊看来,起码是目前最合适的选择。只是,丁磊的电商梦终究还是碎了。

  马云做起“艺术家”

  精心布局十年,2019年9月10日,马云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权杖”交到了张勇的手中,退休成为了“马老师”。

  算上这一次,马云已经是第四次扬言要“退休”了。早在2016年,马云就决心让位于职业经理人卫哲,迫于当年的金融危机和假货危机只好“被迫”重掌大局;2013年,在淘宝十周年晚会上,马云卸任CEO;五年后,马云踩点教师节,宣布自己的“退休”计划。

  在言退的同时,马云还先后退出天猫网络、杭州阿里科技、阿里云计算等公司,将股份改由阿里合伙人和高管集体控制。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退出”,背后隐藏着的是阿里的VIE架构调整。但无论怎么“退”,不变的是,阿里的核心控制权将继续集中在马云、蔡崇信等创始合伙人手中。说到底,马云是“退而不休”。

  2018年9月10日,马云公布了包括公益志愿者、脱贫基金主席、乡村教师代言人在内等九个职务头衔的新名片,他未来的动向略见一斑。可以想见,卸任董事局主席的马云,还会继续忙碌。

  当当网“夫妻档”决裂

  当当网夫妻向十亿网友“直播家丑”,让人瞠目结舌。

  “摔杯一怒为发妻”,10月14日,李国庆在《梦想家》访谈节目中回忆起被老婆俞渝逼宫的往事。11天后,姗姗来迟的俞渝稳操胜券,拿足了“证据”下场“手撕”亲夫,连发四条评论,细数李国庆的“十大罪状”。撒谎、同性恋、开房以及三亲六故、嫖娼……李国庆和俞渝用互揭隐私的方式正式决裂。

  2010年12月8日,李国庆与俞渝在纽交所敲钟。

  夫妻两人势成水火,拖累的是身后的当当网。两人在决策上的分歧直接导致了海航收购的失败,此后,当当网的业绩持续倒退。截至目前,当当网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