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发展的抉择

  历史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从富士康入驻,到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起航;从180个产业集聚区蓬勃发展,到世界500强纷至沓来;从郑欧班列驰骋“丝绸之路”,到跨境电商实现“买卖全球”……“河南办成了一些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大事”,一切的变化,都归因于开放带动主战略。

  嬗变看似偶然,却显示了发展规律的必然。

  河南为什么要加快对外开放?

  中原崛起步伐能否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能否早日实现,关键取决于我们对外开放的水平。

  从2009年到2013年的这5年,是河南发展史上开放力度最大、进度最快、影响最广的重要时期,开放“一举求多效”的强劲带动作用充分彰显。5年间,我省实际利用外资、引进省外资金、进出口总额三项主要指标分别为465亿美元、20088亿元和1756亿美元,分别是上一个五年的3倍多、近3倍和2倍多。

  目睹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使人遥想盛唐东都洛阳,商贾往来,万方云集,呈现出包容四海的大度。但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小富即安、小进即满、不思大进取的小农意识在中原大地渐渐浓厚。曾几何时,保守、封闭、落后,成为河南的符号。

  中国的腹地怎能成为开放的洼地!

  自改革开放以来,河南历届省委省政府都把推进对外开放作为重要命题来抓。1991年,首次全省对外开放工作会召开;2003年8月,第四次全省对外开放工作会提出,把开放带动作为加快河南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战略。开放带动从“战略”上升为“主战略”,一字之增,意义重大。

  省委书记郭庚茂强调,对外开放是加快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综合性战略举措,是决定河南前途命运的关键抉择和基本省策。无论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较快发展、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还是保障和改善民生,都离不开开放。

  省长谢伏瞻明确指出,要把提升开放水平和深化改革作为稳增长、调结构、推动科学发展的根本举措,着力增强经济发展动力和活力,以开放促改革、促转型、促发展。

  坚定不移地实施开放带动主战略,既是省委省政府立足于全省发展大局的重大战略抉择,也是国际国内经济发展大势倒逼经济转型升级的必然结果。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让河南经济多年来存在的结构性矛盾“水落石出”。“狼”真的来了,经济发展方式已到了非转不可的地步。

  谋局必度势。如何转?

  综合分析国内外大势,我省决策层做出清晰的判断,河南扩大开放仍处于难得的历史机遇期——

  从国际国内环境看,虽然世界经济处于深度调整期,但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不会逆转,我国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中期阶段,支撑经济发展的动力结构没有发生根本变化;

  从区域经济发展看,东部产业加速向中西部地区转移,而且更加注重向内需空间大、劳动力资源优势突出的地区转移;

  从自身条件看,经过多年发展,我省交通、能源、区位、市场、劳动力等要素优势在上升,承接产业转移的综合优势更为突出。

  2008年,刚刚履任河南的郭庚茂指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是适应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迫切需要,是加快经济强省建设的迫切需要,是增强区域竞争力的迫切需要。经验表明,在宏观环境趋紧的情况下,正是不发达地区追赶先进、缩小差距的时机,也往往是同等发展水平地区拉开差距的时候。

  善弈者谋势,河南对外开放的一盘大棋加快布局落子。

  2009年7月,空前的“大招商”活动拉开大幕,招商引资成为带动全省经济工作的重要突破口。

  当“大招商”进入第二个年头,省政府会议提出,开放的过程本身就是不断认识市场规律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开放也是改革,抓招商引资就是抓结构调整,就是抓发展方式转变,就是抓体制机制创新,就是为增强发展动力、提升竞争力“修桥铺路”。

  2010年4月,省政府更进一步提出,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当中诸多矛盾的汇集点是城镇化滞后。推进城镇化首先要有产业聚集,产业集聚必须依靠项目带动,而抓项目建设主要的途径还是招商引资。

  招商引资成了解决诸多难题最现实的切入点。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2011年,省委省政府前所未有地把开放招商作为“八策”之首,放在引领全局的高度来部署。

  2012年早春,博鳌,河南省政府派出阵容强大的代表团走进“东方达沃斯”,成为全国首个在博鳌亚洲论坛推介招商的省份。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感慨,“这充分显示了河南开放的诚意和胸襟!”

  如何实施开放带动主战略?

  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和中原崛起,需要切实把握好两个方面:一方面需要“拿来”,另一方面要走“捷径”。

  2010年,全球电子制造业巨头富士康入豫建厂,成为河南对外开放史上的标志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