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构筑稳固的北方生态安全屏障(绿色焦点)

构筑稳固的北方生态安全屏障(绿色焦点)

 

  黑龙江省拜泉县,三北防护林守护着牧场,使这里免受风沙侵蚀。
  资料图片

 

  大地增绿,百姓增收。我国已实施40年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今年被联合国授予联合国森林战略规划优秀实践奖。

  上世纪70年代以前,我国三北地区森林植被稀少、风沙危害极大、水土流失严重,生态极为脆弱,土地生产力极低,每公顷农田粮食产量仅为2000公斤左右,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978年,党中央、国务院果断决策,启动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使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迎来了生机。

  据统计,三北工程实施40年来,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3014.3万公顷,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现在的13.57%,活立木蓄积量由7.2亿立方米提高到33.3亿立方米。

       

  “既解决了叶子问题,也解决了票子问题”

  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位于毛乌素沙地边缘,全县沙化土地面积曾高达76%,面临着沙进人退、举县搬迁的生存危机。

  经过40年的持续治理,目前全县有林地面积达150多万亩,森林覆盖率由过去的0.3%提高到如今的52%,昔日的不毛之地变成了塞上绿洲、“江南米粮仓”。

  山西右玉、河北塞罕坝、内蒙古库布其、新疆阿克苏……在这一个个生态修复、发生巨变的地区,都能看到三北工程的显著成效。

  40年来,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三北工程在我国北疆筑起了一道抵御风沙、保持水土、护农促牧的绿色长城。“这个生态工程作用巨大,使三北地区的生态状况发生了历史性、转折性变化。”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说。

  中国科学院发布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40年综合评价报告》显示,工程区年均沙尘暴日数从6.8天下降为2.4天,重点治理的黄土高原年入黄河泥沙减少4亿吨左右,工程区年均增产粮食1057.5万吨,获得了显著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

  河北省燕山工程区的浅山丘陵地带,“山顶松槐,山间干果,山脚鲜果”的绿化格局层次分明,形成了立体配置的种植结构和长短效益结合的经营结构,经济收益是一般山地造林的10多倍,大大提高了山地生态资源的保护和利用效率。

  “从种植纯生态林来恢复和保护生态,到形成生态林与经济林并重的格局,既解决了叶子问题,也解决了票子问题。”河北省林业厅厅长周金中表示。

  在三北工程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很明显。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喜峰口板栗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国华,多年来带领社员栽种大量松树和杨树,绿化了荒山野岭。在此基础上,栽植以板栗为主的各种林木20多万亩。目前,年销售板栗3000多吨,为社员增收3000多万元,辐射带动农户3万余人,在绿水青山中找到了金山银山。

  “三北工程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国家的战略性决策和大力支持。比如,在工程启动当年,国家安排投入专项资金5000万元,这在当时是国家财政能拿出的一大笔钱。”张建龙表示。

  张建龙认为,三北工程的主要经验是: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形成了共同推进生态建设的强大合力;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保证了工程建设顺利推进;深入挖掘和释放林业草原的多种功能与效益,实现了生态美与百姓富的有机统一;树立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系统观,保持、优化、构建和恢复了自然生态系统;紧紧依靠体制机制创新,“国家得绿、社会得益、主体得利”相统一,不断吸引更多建设力量投入建设绿色家园的行列,为林业生态建设持续注入了新动能。

  生态治理任重道远,一些地区防护林老化、退化

  辽宁省阜新市彰武县位于科尔沁沙地南缘,是东北区域治沙重点县。记者今年夏季在这里采访时看到,沿途的连片林木郁郁葱葱,远处起伏的沙丘被灌草压住,几乎看不到沙地的影子。

  “其实科尔沁沙地已经恢复成了科尔沁疏林草原。可见,沙地的生态修复是可行的。”辽宁省林业发展服务中心副主任秦秀忱说。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彰武植树造林也面临不少突出难题。例如,早年种植的防护林以杨树为主,目前已经老化,而且木材质量较差。当年老百姓之所以喜欢种植杨树,是因为其可利用枝条扦插方式种植,因此成本较低;而种植樟子松等材质较好的树种需要人工繁育种苗,技术要求高,相应成本也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