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扶贫路上的“半边天”


  岁月流金,巾帼争辉。在宿松脱贫攻坚战中,涌现出了一批致富女带头人、扶贫优秀女干部,她们或艰苦创业、奉献爱心,或勤勉工作、贴近群众,撑起了扶贫脱贫路上的“半边天”。

  扶贫路上的“半边天”

  本报通讯员 孙春旺 吴 霞

  徐爱红:

  爱心同行的“女强人”

  能吃苦、爱学习、有爱心……徐爱红凭着这些鲜明“特质”,从一名普通的乡村民办教师,成长为叱咤俄罗斯服装销售市场的“女强人”,而事业成功,也为她持续反哺同乡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日前,笔者同宿松县妇联副主席王金弟驱车县经济开发区。在安徽省红爱服饰股份公司,她介绍说,该公司是宿松县乃至安徽最大的民办服装企业,也是宿松县最大的巾帼扶贫基地,仅女工就有500多名,从2016年以来,先后为100余户贫困家庭的女性解决了就业问题。

  接待我们的是公司总经理徐爱红,虽年过半百,但从她的装束、谈吐中,洋溢着事业女性的魅力。特别是对女性创业有自己独到的理解,“既要自信、自立、自强,成就事业才能帮助别人;更要自珍、自重,不能在各种考验中迷失方向。”

  徐爱红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中毕业,步入社会做过民办教师等职业,2002年,为了圆自己大学梦和支持丈夫的服装事业,当时拖儿带女的她,独自到莫斯科国立大学、莫斯科农业大学进修俄语,为自己在俄罗斯、乌克兰打开服装销售市场作准备。双休日等课余时间,她就去销售丈夫从国内寄过来的服装,先是在地铁站摆摊零卖,后发展到每天凌晨四点乘地铁去集市批售。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俄语交流能力,她拜管理宿舍的俄罗斯大姐为师,每天晚上以问答方式为自己“开小灶”。

  边求学边卖服装,三年下来,她不仅能说出一口流利的俄语,而且打开了中国服装在俄罗斯的销售市场。到2005年,她的销售团队已在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发展服装客户十几家,年销售额在四亿元人民币左右。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何况异国他乡,吃苦受屈,家常便饭。徐爱红回忆,有年冬天去彼得堡追讨服装欠款,当时气温零下30多度,她在露天站台,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火车,手和脚都冻僵了。有次,她出门忘记带护照,警察将她背包内放着的大量现金全部搜了出来,她担心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被警察拿走,便死死拽住背包,警察就将她按倒在车上殴打。后来,她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才被放了出来。还有一次,她在出门途中,遭到了一个黑司机的敲诈,险些脱不了身。

  国外的生活经历让她更懂得珍惜和感恩,中国不仅政策好,而且社会治安秩序好。所以,她和丈夫于2005年毅然回乡投资创办服装公司,带领乡亲脱贫致富。

  “以前,我一直在外面打工,顾不了家,现在在红爱服饰离家近,还帮同村十几个留守妇女找到了工作。”红爱公司三厂厂长朱春苑,是隘口乡清河村人,在徐爱红的关爱和帮助下,回乡后不但工资翻了几番,去年还当选为全国工会代表,在北京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

  程岭乡凿山村汪屋组贫困户何玉姣,是徐爱红近年来结对帮扶的贫困家庭之一。在她连续三年的资助下,何玉姣的大儿子顺利完成大学学业。

  事业有成,爱心同行。十几年来,徐爱红坚持依靠自己和公司力量,去帮助别人,让11名闹离婚的员工破镜重圆,让100多名留守妇女、贫困家庭妇女有了就业岗位,让20多名面临辍学的少年儿童继续读书。去年,徐爱红被评为全省三八红旗手,她的家庭被评为安徽省“最美家庭”。

  邓顶峰:

  困难家庭的“贴心人”

  “回想一年来扶贫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有一种想表达感谢的情怀,感谢这个时代给予我们付出的机会,感谢在与贫困户相处中的那些温暖点滴时光……”这是宿松县五里乡妇联主席、文明办主任邓顶峰在《我的贫困户们》中表达的帮扶心得。

  性格开朗的邓顶峰是80后,她结对帮扶的5户贫困户都住在五里乡牌楼村。笔者去采访这天,恰逢她拎着小礼物去贫困户家走访。

  第一站,她来到了贫困户齐南生家里。“你们看看,齐叔家里多干净!”指着齐南生在院里搭建的鸡舍,她引以为豪地介绍着。

  以前,齐南生和妻子因为家庭困难,“破罐子破摔”,家里院落凌乱不堪,更不谈脱贫致富找出路。邓顶峰上门走访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耐心向他和老伴宣传国家的产业扶贫政策,鼓励他养殖土鸡,并申请了小额扶贫贷款。项目有了,资金有了,销售的渠道也很好,齐南生与以前判若两人,夫妻俩整天忙里忙外,家里环境焕然一新,再也看不到脏、乱、差的场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