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探秘新奇生产线:15分钟,看废旧汽车“重生”

探秘新奇生产线:15分钟,看废旧汽车“重生”

图为:拆解生产线。(本报资料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雷闯

编者按

废旧汽车,在自动生产线上被大卸八块,价值重生;房子,大规模在工厂里制造;地下矿井,自动化、智能化刷新着人们原有的采矿记忆……眼下,一些新奇的生产线正在变革着传统的产业形态,成为管窥我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扇窗口。今日起,本报刊发记者采写的系列报道《探秘新奇生产线》,与您一起感受我省经济动能转换的脉动。

一辆包括1万多个零部件的报废小客车,是如何拆解的?需要多长时间?拆解出了什么?

在武汉阳逻有这样一条全自动生产线,专门拆解报废汽车。3月16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中国最大的报废汽车拆解基地之一——格林美(武汉)城市矿产循环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探寻一辆汽车外形消亡、价值“重生”的全过程。

在一条流水化的生产线上,短短15分钟,一辆汽车就拆解成铜铁,而后被送往钢铁、有色金属等生产厂家,开启新的“生命”。

15分钟,汽车“消失”

走进占地600亩的武汉格林美园区,仿佛进入了报废汽车的王国。地面上堆放着面包车、小轿车、公汽等500多辆报废车。车辆看上去破旧不堪,有的车头、车身损坏严重。

一辆拖车载着2辆小汽车驶入园区,停在电子磅上。“重量分别为1.5吨、1.56吨。”车牌、重量、发动机号等相关信息被输入到与武汉交管部门联网的信息系统,相关报废凭证也随即开出。

随后,废旧汽车被送往一旁的抽油室。工作人员拧开发动机上的螺丝,将一根管道插入,不一会,管道另一端,汽油流进一个收集塑料盒。接着,工人取出车上的蓄电池。“要防止车内残存的油、电瓶里的硫酸在车辆拆解时流出,污染环境。”武汉格林美园区总经理周继锋解释说。

初步处置后的废旧车,随后被送至堆场,等待送进生产线拆解破碎。

进入车间,但见传输带上停放着10多台小汽车,依次进入一间面积约8平方米的蓝色房间。这时,1名工人拆开驾驶室内的安全气囊面板及连接线,然后接入一根导线,关闭大门。2秒钟后,房间内传出“砰”的一声闷响。“这是引爆安全气囊,防止拆解破碎时发生爆炸。”周继锋说,安全气囊能够在几秒内膨胀充气并弹出,靠的是低烈度炸药,拆解前必须处理。周继锋自豪地说,武汉格林美是全国极少数能专业引爆报废汽车安全气囊的公司。

“引爆”后的汽车继续前移。生产线边,2名工人拿起专业设备,轮胎、车灯、保险杠等零部件被一一拆下,分类装在一边的铁盒内。紧接着,4名工人操作机器,将发动机、变速箱、前桥、后桥和车架(大梁)(俗称“五大总成”)一一取出。之后,发动机被敲击破碎,变速箱等其他部件则被叉车运往车间外。

原来,按现有政策,“五大总成”不能作为零部件回收再制造,必须报废。因此,工人将发动机现场开孔,其他部件则用切割机逐一切割。

生产线上,开拆包含“宝贝”的排气管。车身被提升然后侧倾,工人卸下排气管,切出其中的一截不锈钢圆形设备——三元催化器。汽车,就是靠这个圆筒形的设备,将发动机排出气体中的一氧化碳等3种有害气体转变成相对无害的二氧化碳、水和氮气。

三元催化器,被运往封闭式的小房间处理。周继锋透露“玄机”:其中有铂、钯、铑等贵金属,拆解后将部分销售给黄金珠宝生产商,制成人们手中常戴的铂金戒指。

到这里,拆解只进行了短短8分钟。8分钟里,8名工人累计拆下了40种零部件。只剩下一个还有座椅的空架子的车身,被吊到另一条传输带。在行进至破碎车间的空地前,车身被“扔”下地面,抓斗车将汽车抓起、揉捏,卷成“一坨”,扔在堆成一堆的“铁疙瘩山”里。一旁,另一辆抓斗车则不停地将“铁疙瘩山”捡起放在通往破碎车间的传输带上。

前方,是全封闭的车间,里面的“激烈工作”无法窥见。不过,在破碎车间的尽头,滑道上不断滑出的已是一块块小铁块。据测算,一辆重1.5吨的汽车,拆解破碎后可回收1吨至1.2吨铁,纯度超过97%,是炼钢厂的最佳“原料”。

至此,拆解结束。全过程,15分钟。

生产线有望告别“饿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