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7.5亿私募基金逾期风波发酵 福晟上海前滩项目上演“抢章大战”

上海浦东分局前滩派出所内,福晟前滩项目基金投资人、福晟前滩项目基金管理人钜派、前滩项目业主三方阵营,意在争夺一个用铁锁锁住的黑色保险箱,保险箱内装有福晟上海前滩项目的证照章。

三方阵营之一的前滩项目业主的诉求是,希望钜派方拿出箱内的证照章,给予项目在办理大产权证的相关资料上盖章,以便业主后续落户及子女就读相应学区房。这一诉求遭到了钜派方拒绝,引发了前滩项目业主的强烈不满。

而福晟自身现金流断裂,导致一笔7.5亿私募基金到期未兑付,是引起这场证照章“争夺战”的主因。在寻求退出方案未果情况下,前滩项目基金管理人钜派选择以此方式,寻求世茂福晟方关注,由此达到与其沟通并偿还基金投资人本息的目的。

“我们前期与世茂福晟沟通过程中,世茂福晟对相关诉求不做回应,被逼无奈只能通过该办法引发世茂福晟的关注。如果世茂的高层和钜派高层愿意进行沟通,各方诉求都会解决。”一位钜派代表表示。

不过,一位接近世茂福晟平台的人士告诉记者,“世茂只是福晟纾困参与方之一。实质上,世茂对福晟基金产品不存在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况。”其认为,基金产品兑付问题终归还是要找福晟解决。

业主被波及

一边是基金投资人通过各种方式寻求退出方案,另一边是前滩项目的业主正焦急等待项目的证照章,帮助项目办理房屋大产权证,方便后续业主落户及子女读相匹配的学区房。

“房子从延期交房,到大产权证办理的种种阻碍,我们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了。我们的产权证不是拿到或拿不到的问题,而是晚拿一天,落户时间就会晚一天,如果其他小区业主落户时间早于我们,由于名额限制,我们孩子可能就丧失了读学区房的机会。”一位业主说。

另一业主则表示,“如果以高价买的学区房,变成事实上的非学区房,损失会非常大。”

在业主看来,前滩项目基金管理方想通过业主“绑架”世茂福晟方,以寻求基金退出方案是不合理的。基金方与福晟的问题,应由其各自协商解决,与业主没有关系。

但在相关业主提供的业主与钜派方沟通的录音中,一位钜派代表称,虽然业主盖章的诉求合理,但是投资人的钱在前滩项目里面,因此基金投资人的利益一定程度也与业主有关系。

“由于证照章是由钜派管理的,而世茂福晟那边没有如期履行义务,这个证照章就不应给到世茂福晟方使用。”一位基金投资人向记者表示。

不过,据业主介绍,“在后续进展中,作为项目的物业管理方世茂与钜派还在继续沟通,但钜派给的资料,还不足以证明世茂与其融资产品有关系,因此下一步还需要钜派举证。”

对于钜派不提供证照章,配合业主办理大产权证的行为,广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智然认为,房屋产权证是基于合同约定的义务,与其它纠纷没有关系。在合同约定时间内,如果没有办理产权证,可以起诉开发商福晟。

相关业主则认为,“起诉结果只是补偿违约金或者退房,但是孩子读书需求等不起,同时开发商也未必有钱偿付。”

关键的证照章

时间回到2018年5月初,彼时的福晟以29亿元的价格,从遭遇流动性危机的海航手中拿下了前滩项目。随后由钜派牵头,于同年5月底为该项目成立了钜福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该基金分两期,合计7.5亿元,基金到期日为成立之日起两年内。

然而,该基金到期后并未如期兑付。今年6月17日,钜派发布基金退出方案公告,在宁波保税区钜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钜吉投资”)将持有的股份转让给福晟后,基金方可退出。其中,一期本金预计于2020年7月支付;二期本金预计于2021年4月前支付。

资料显示,上海福晟置业有限公司、上海福晟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钜吉投资分别持有福建钱隆海晟投资有限公司20%、40%、40%的股权。三家公司均间接对亿城集团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进行投资,并以亿城上海的名义对福晟前滩项目进行开发建设。其中,钜吉投资为钜派旗下企业。

但至今年7月底,基金投资人并未如约拿回本金,而是等来了钜派一纸公告。公告中并未明确一期本金兑付日期及方案,投资人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向福晟寻求退出方案,但无果。

而引发上述证照章争夺的起因则是,前滩项目需要证照章办理大产权证,但钜派方以开发商福晟不配合解决基金逾期问题,拒绝提供证照章。

根据9月4日基金管理人钜吉投资递交的公函显示,在2018年,福晟与其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和《监管协议》等法律文件。而后在融资产品出现逾期后,于2020年5月与福晟及其关联方达成了整体兑付备忘录,明确约定了各方的权利义务。钜吉投资将按照备忘录的规定向福晟方释放了全部证照章和银行账户的监管。

但至2020年7月,福晟及其关联方未按照备忘录约定履行义务,由此钜吉投资根据相关约定重新获得了对相关证照章和银行账户的监管权利。

公函还透露,“由于福晟方未积极履行相关义务,反而以各种理由拖延推诿,甚至是置之不理,其行为导致相关证照章和银行账户脱离了钜派监管,处于失控状态。因此,投资人强烈要求钜派立即采取措施恢复对相关证照章和银行账户的监管。”

随后9月7日,福晟方也向钜吉投资发出了通知函。通知函明确,双方早前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和《监管协议》约定:亿城集团上海投资有限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项目开发建设和管理等各项具体工作,包括但不限于政府部门的相关登记事项、验收工作、合同管理、资产管理、信息管理及档案管理等事项,均由亿城公司负责,仅当上述事项可能给钜派的投资资金造成实质性影响或威胁时,才需征得钜派同意后方可实施。

通知函中称,“今日亿城公司向贵司申请办理前滩项目大产证所需资料的用印,然而贵司直接拒绝,贵司行为已严重违反合同约定。”

对此,一位基金投资者告诉记者,“福晟未归还投资人本息情况下,就已对投资资金造成威胁。”

截至目前,各方诉求仍未得到解决,而存放前滩项目证照章的保险箱仍存于上海中心地下保险库内。至于后续问题如何解决,上述基金投资者表示,“目前只能继续维权,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