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博时基金麦静:资产配置与基金优选双轮驱动 追求FOF投资长期稳

随着国民财富的不断累积,养老问题逐渐凸显,居民理财和养老的投资需求迅速扩张。公募FOF在2017年诞生,到如今初具行业规模,为不少投资者解决了财富管理难题。

对于博时基金多元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麦静而言,十多年保险资管的从业经历,让自身积累起全面丰富的资产配置经验。在她看来,通过资产配置与基金优选双轮驱动的FOF产品,具备低波动、高夏普特性,在长期视角下能够提供更高的复利回报和超额回报。

值得一提的是,由麦静拟任基金经理的博时金福安一年持有期混合型FOF刚刚公告提前结束募集,这也是麦静投身公募行业的首只匠心之作。

麦静简介

 

 

麦静,博时基金多元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英国利兹大学国际金融硕士,CFA,FRM。14年金融从业经验,10年资产配置和投资管理经验。

追求可持续复利回报

翻开麦静的履历,已经是拥有近14年资本市场投研经验的老将。她曾在人保资产任职超过10年,先后在组合管理部和基金投资部任负责人,分别负责资产配置和FOF投资,并自2015年起任人保资产公司投委会委员。2020年,麦静投身公募行业,加入博时基金,担任多元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首先,我的投资风格比较稳健,追求可持续的复利回报,这与之前长期管理投资期限较长、追求绝对收益的保险资金的经历有关。”麦静如是总结自身的投资特质。

相对比较全面,也是麦静在投资管理方面的特色之一。过去十几年,麦静始终围绕资产配置耕耘,在这一领域,对宏观、政策环境以及各类资产特性都需要有全面而深入的理解,可以说“全面”是资产配置的基本要求。这种全面的特性也反映在FOF投资管理当中,“在FOF投资上,我希望资产配置和基金优选都能充分发挥作用,获取这两方面创造的超额收益。”

很重要的一点是,麦静对于逻辑与常识的看重。在她看来,经济、金融和投资市场都是非常复杂、很多参与者交互的系统,这就意味着会存在偶然性和随机性,以及被过度放大的市场表现。“这时候,逻辑和常识能够使投资化繁为简,更好地理解核心因素,不被市场情绪和短期表现带偏。”

在博时基金多元资产管理部,公募FOF产品将会是麦静投资理念的主要载体。

“FOF最大特点是它的风险调整后收益比较高,可以提供更高的夏普比率,即在同等波动下获取的收益更高。”谈到对于FOF产品特性的理解,麦静指出。

她阐释,FOF能够提供高风险调整后收益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资产配置,通过有效的资产配置能够在控制波动的情况下获得更好的长期收益;另一方面来自于更优的组合管理。通常FOF双重分散只是一个表观理由,实际上FOF高效的组合管理有两个更深层次的原因:第一,FOF投资的基金种类比较多,可以投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商品基金、REITs等,在组合管理中包含的资产类别越多,且相关性较低的话,组合管理或者说风险分散的效果越好;第二,尽管FOF投资穿透到底层仍然是证券本身,但在FOF投基金的过程中,还投了人(基金经理)和策略,对于能够提供稳定且较好风险收益特征的基金经理或基金策略,其本身已经超越了穿透到底层的基础资产,形成一种“人造资产”。这种“人造资产”的加入,相当于又增加了资产的类别,并且还可能与其它资产有较低的相关性,进一步增强了组合管理和风险分散的效果。

麦静进一步指出,FOF风险调整后收益较高的特点,创造了FOF的两个优势:第一,相对的低波动降低了投资者择时的难度;第二,夏普比率高,意味着在长期视角下,投资的复合收益(几何年化收益率)更高。

适合长期投资,也是FOF的重要特质之一。麦静指出,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资产配置本身需要跨周期才能显示更明显效果,正常市场环境中的资产配置调整幅度较小且胜率不会特别高,但在一些极端的位置上,比如熊市底部或牛市顶部,资产配置能够发挥巨大作用,这些作用至少要跨过一个周期才能够看到,所以更适合长期投资;二是基于双重分散和复利效应,FOF短期表现很难特别亮眼,但长期累积业绩具备明显优势。

以全面资产配置为核心

值得一提的是,麦静的首款公募基金之作——由她拟任基金经理的博时金福安一年FOF刚刚公告提前结束募集。

对于新产品的定位,麦静坦言,将会致力于追求长期绝对收益,争取以权益市场一半左右甚至更低的波动,博取跟权益市场相当的收益。

谈到自身公募FOF产品的投资策略,麦静介绍,她对于FOF投资管理是双轮驱动的,资产配置和基金优选都需要充分发挥作用。在资产配置方面,麦静介绍,分为战略资产配置、动态资产配置、战术资产配置几个层面,并且最终落实到具体投资策略。在基金优选方面,将会从基金分类、定量筛选形成备选基金池、定性筛选构建核心池,到结合投资策略选择具体基金品种构建组合。

资产配置是麦静的老本行,多年以来的投研经历都围绕于此,在这一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她介绍,资产配置的三个层次必须各有侧重,同时需要有效连接。其中,“战略资产配置”从长期视角出发,至少是在跨越一个市场周期维度下,一般是超过三年,着重考虑资产的长期配置价值;“动态资产配置”从中期视角,综合考虑资产的配置价值及资产配置方案,与宏观和政策大环境的匹配程度。在“战略资产配置”和“动态资产配置”层面,使用的模型上会考虑多样性,包括2到3个中长期维度可靠模型的集合,力争确保资产配置的稳健性。而在“战术资产配置”层面,从影响类别资产的具体因素出发,更强调边际变化和市场应对,并需要结合资产配置方案形成最后能够落地的具体投资策略。

“对于混合型FOF而言,资产配置是绕不开的关键环节,长期来看,资产配置也决定了大部分的业绩表现。”麦静强调。

当然,在双轮驱动之中,除了全面资产配置以外,优选基金也是重要一环。

谈到FOF产品子基金的选择,麦静表示,选择基金会以主动型为主。因为国内市场Alpha是比较可观的,并且获取的成本也相对较低,历史数据也显示主动管理基金整体相对于市场是能够提供超额回报的。

“我们会选择长期表现优异的基金形成备选池。”麦静指出:“在具体选择品种构建组合时,我们还看重是否匹配当时的投资策略和纳入后的组合管理效果。”

在麦静看来,针对主动管理基金而言,历史超额回报的高低和稳定性,以及未来能否持续是评价的关键。

“评价超额收益的第一步,必须要理解回报从何而来。”麦静表示,股票投资追求Alpha,但纯粹的Alpha比较有限,相对于泛泛的市场指数的超额收益,其中可能很大部分来自于风格或者是行业的Beta,所以首先需要分析清楚超额来源何在,才能科学评价获取超额收益能力如何。

在此过程中,对基金进行科学的分类并基于分类选择合适的基准是非常重要的一步,麦静表示,会通过净值层面的回归、聚类或者穿透分析持仓等方式对基金进行分类,并根据分类选择合适的基准指数,进而分析超额收益的高低,以及超额收益的稳定性。

在客观评价历史表现,包括整体层面的业绩表现和超额收益表现后,麦静会更聚焦于对未来的判断,包括超额收益的可持续性,以及未来超额收益幅度可能的变化。

“绝对不是分析了过去就掌控了未来。”麦静表示,实际上在两年这个维度,基金排名的反转效应还是比较明显的,主要原因是很多时候排名靠前的基金,其收益表现中混杂很多行业或者主题的Beta。而这些风格和行业Beta很有可能在某个时间维度出现反转,进而带来这种排名的反转效应。

对于持续性的判断,麦静主要通过定性的调研,关注超额的来源,与投资理念和方法的匹配度,关注投资框架的系统性程度以判断超额收益的可复制、可持续程度等。在这些步骤后,各类风格中比较的优秀标的往往就脱颖而出,进入FOF的候选。与基金经理本人面对面的调研必不可少,这也是麦静的日常重要工作之一。据悉,麦静在人保资产曾集中调研超过200人次基金经理,观察细致,经验丰富。

FOF发展空间巨大

谈到公募FOF市场的发展,麦静充满信心。“FOF市场以后发展的空间非常大,我们将看到的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但相关政策落地和推动市场发展还有个过程。”麦静表示。

谈到市场关切的风格切换问题,麦静的观点是前期比较极致的风格分化必然会收敛,但可能不是剧烈的指数级别的风格切换。接下来可能会存在的情景,或许是价值股的估值修复与另外一端优质成长股的估值泡沫化并行。

“当前从配置角度我会更看好港股。”麦静表示。

首先,港股整体估值比较低,意味着它有更大的风险补偿空间,提供了更好的盈亏比;其次,按照目前经济和基本面复苏情况,港股盈利下半年开始有望逐季改善,或存在业绩与估值双修复的“戴维斯双击”机会;第三,港股存在预期差,大部分投资者对港股预期较低,而实际上港股市场的地位中短期是很难被替代的,南向资金也还将不断流入,未来预期差的修复就意味着机会;此外,恒指结构在优化,随着不少新经济公司逐渐纳入恒指,市场会更容易关注到港股系统性的机会,从配置角度而不仅仅是个股投资角度加大对港股的投资力度。